买马平特肖是什么意思

主頁 > 時尚圖片 > 正文

將時尚可持續發展變成一場“運動”

發布時間:2019-04-17 09:20  來源:未知  編輯:東莞報業網  
  將時尚可持續發展變成一場“運動”
 
  在中國,時尚可持續發展還沒能成為一場“運動”。但蔡金青想改變這一切。
 
  去年 9 月開始擔任開云(Kering)大中華區總裁的蔡金青,馬上把可持續發展的業務做了起來。去年 12 月底,在蔡金青及開云巴黎總部負責可持續發展高層的主導下,開云與 Plug and Play 聯手,在中國設立了可持續創新獎項(K Generation Award),而今年時裝周期,舉辦了以此為主題的創新材料論壇。“中國還處于可持續發展較為初級的階段,開云將創新及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帶到中國的確能推動這場‘運動’的發生。”蔡金青告訴 BoF 。“中國是一片充滿創新力量的熱土,這也在其他產業有更明顯的展示。我覺得如果能把開云在可持續發展方面領先的專業知識帶到中國,對接這里的創業家及企業,的確會加快可持續發展在中國的進度。”她補充道。
 
  “這個獎是第一步,這個是公開的獎,希望吸引所有人來參加,我覺得有這樣一個開源的平臺,能把新的理念先推動起來,讓大家先有真實的認知度,才能有真實的改變。”她說道。
 
  “上海作為第一場,我們想聚焦在材料上,除了因為原材料所帶來的影響是最大的,材料也是設計師跟消費者首先想到的部分。”本次論壇的策劃人、現代傳播集團時尚編輯總監兼 yehyehyeh 創始人葉曉薇告訴 BoF 。“之前跟他們討論發現,中國對于這方面的創業公司,投入比較有限,但外國已經很多了,所以我想知道為什么。”她補充道。
 
  這是開云第二次在上海時裝周期間舉辦可持續發展論壇。EP&L 是一個將服裝或配飾等時尚產品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進行貨幣化的工具,其計算標準追根溯源,包括原材料生產、集團運營、物流運輸及門店經營對整個產業鏈造成的影響。EP&L 的衡量維度包括水的使用量和污染、廢棄物、溫室氣體、空氣污染、土地使用。
 
  EP&L 依然是這次的重點,這個由開云自行開發,旗下品牌需要統一使用的標準,起碼能填補業界多年的可持續發展數據空白。
 
  開云集團的目標是到 2025 年建立一個完全透明、負責任的供應鏈。開云在去年表示已完成目標的 95 %。為達到這個目標,開云集團大部分中國業務需調整、理清并量化上游的工廠及供應商端的復雜體系,這約占全球開云總體原材料產地的 25 %。
 
  蔡金青舉了一個單一原材料——有機絲綢的例子。在中國,開云正在幫助六、七家有機絲綢廠家優化其生產過程,通過開云在歐洲總部的材料創新實驗室,為這些廠家提供一些改變的意見,并通過第三方審計公司,幫助這些企業衡量 EP&L 。
 
  開云集團的材料創新實驗室(MIL) | 圖片來源:對方提供
 
  “有機絲綢其實是非常短缺的一種原材料,全球沒有足夠的供給,但我們希望這能變成一個比較深入的合作關系。這對于廠家來說,之后能高效生產出高品質的原材料產品,也能讓它們作為供應商的定位變得更有競爭力。”蔡金青說道。
 
  開云計劃,至 2025 年,將集團業務產生的碳排放量減少 40 %。但開云所帶來的改變,或者說其能夠徹底數據化的產量只占時尚產業的 7 %,因此,為了真的推動可持續發展,時尚企業需要發出除了感性故事及好看的數字之外的有效信號。在活動現場,許多設計師談到了創新材料的應用。“至于他們的產品有沒有實踐可持續發展,我們還不知,但他們讓這個可持續發展的話題變得沒那么無聊,或者說,讓大家能聽進去。它不美的話,說什么都沒用的。”葉曉薇說道。正如參與本次論壇的連聯設計集團創始人兼 CEO 吳迪提到的,“如果奢侈品應該重新定義何為‘完美’,設計師也需要重新審視自己做的事情,如果品牌能夠建立一個體系內的內循環,這作為第一步或許是比較可行的方式。”她說道。
 
  蔡金青也意識到,業界除了改變產品思路,還應該改變傳播思路。“其實現在消費者也在尋找這樣一種奢侈品,不光是產品本身,也是它所代表的這種價值觀和社會責任,以及背后的品牌精神。”
 
  BoF = BoF 時裝商業評論
 
  CJQ = 蔡金青
 
  BoF:你的工作背景有涉及藝術品拍賣、企業咨詢等,你是為何決定在去年九月加入開云集團?
 
  CJQ:其實最初過程蠻自然的,開云也算是(佳士得的)姐妹公司,都是皮諾家族的投資基金,也跟開云是有些聯系的,有些合作等等。在加入之前,我在 Brunswick 期間也在為開云提供咨詢服務,所以開云對我來說并不是完全新的機構,這個決定有一定的連續性。另外我在來之前,也做了很多內心的探索,我比較認同開云的價值觀:它不是急功近利看待中國的市場機會,而是希望融入當地文化,跟消費者互動與溝通,這些都是吸引我來的原因。我來了以后,也沒有特別長的過渡期。開云這兩年業績發展很快也很成功,都在飛速成長。
 
  BoF:上任以來,你帶來的最大改變是什么?
 
  CJQ:我一進來發現很多事情就能馬上開展起來,當然我覺得最重要、最應該優化的,并且在中國也能夠做的很成功的,就是可持續發展。這跟中國社會現在想做的事情,老百姓想做的事情完全吻合。開云在這方面又那么領先,我們能把最好的實踐,開云全球的網絡和知識,都帶到中國來,在中國的土壤培育可持續時尚。
 
  BoF:開云中國有沒有專門負責可持續發展的團隊,或者是否有意向建立?
 
  CJQ:開云是一個全球化的公司,可持續發展部門差不多 50 多人,除此之外有一起合作的 20 多個專家,我們在中國也跟外部的專家保持合作關系,但隨著國內的商業合作越來越多,我們開云企業內部肯定也會更加關注在中國怎么支持和開展可持續業務。
 
  BoF:Gucci作為一個很重要的品牌,能否從品牌的角度,與我們分享一下品牌的可持續發展戰略?
 
  CJQ:開云整體會對品牌有可持續發展的要求,旗下品牌都應該執行這樣的標準,我們也會考核品牌。而每個品牌怎么運營可持續發展,或者它如何設計專門的宣傳內容,則由品牌自己決定,比如 Gucci 在這方面比較活躍積極,它有對可持續發展專門的解釋,網站上也有對“ Cultural Purpose ”這整個可持續理念的解釋。Gucci 從 2018 年開始不再使用皮草,這是很重要的一個信號,這么大的一個全球化品牌,在這個時候能這么果斷做這樣的決定,其實也會推動與影響更多消費的趨勢,或者影響其他的品牌。
 
  BoF:你剛說中國還處于比較初級階段,你覺得品牌應該怎么加強宣傳還是用別的方法來滲透這場“可持續發展運動”?
 
  CJQ:我覺得大家都有一個非常迫切的體會——中國的環境問題已經到了非要解決的時刻,因此我們本身是有很強的動力的,我們所能帶來的,是我們在國際上已經建立那么多年的知識體系。通過把它分享給大家,我們希望能為整個中國帶來益處。同時,我們通過可持續創新獎項的設立,扶持初創企業,吸引更多人關注這個領域,不管是認知上還是用技術及商業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今天我們討論的主要是新材料,比如剛才在論壇上,晨風的尹總(晨風集團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尹國新)也說道,可持續發展的解決方案也許是無水的一種印染過程。也可以從新的商業模式去探索,怎么去回收衣物,怎么去消費,我們這個K Generation Award 的定義定得比較廣泛,沒有說我們一定只接受在技術上的新材料的解決方案,而是說我們希望所有創新理念都能浮現出來,通過這個平臺來推動。當你一個人在做一個公司,來創造一個新的商業模式,其實是非常有挑戰的,但把大家放在一起,能加快這種商業模式解決方案最后的實現,這就是我們想做的事情。
 
  BoF:以前感覺科技公司做得比較多,奢侈品比較少?
 
  CJQ:這就是開云的風格,我們希望把這種顛覆性的、創新的、特別冒險和大膽的風格能帶到時尚奢侈品行業。我覺得時尚行業確實是一個需要有更多創新突破的行業,我們就是要嫁接這種高科技的、硅谷的、年輕人的無限的想象力到這里來。
 
  BoF:剛才你也在說,要改變時尚行業對奢侈品牌的定義?
 
  CJQ:我覺得奢侈的首先就是可持續發展的,因為它就是一個最高境界的人類創造力的表現:它本身要從大自然中選最高品質的原材料,通過人類創造力來設計制作,并希望每件都不是一般的產品,每一件都是一種態度和個性的創造性表達,我覺得這本身就是藝術,是一種很自然的可持續的概念。時尚行業這種創新的理念,有時是超前于消費的。剛才在論壇上,Suzanne Lee ,生物制造創始人也說,這個研發過程有時是需要很長時間的,如果沒有一定的市場規模支撐的話,是做不下去的。但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投資,它最終對整個商業模式會有非常創造性、顛覆性的回報。我們其實做了十幾年,已經逐步看到這樣的結果。
 
  BoF:我們是否應該改變看待投資回報率的思路?畢竟重新研發,不管產品還是材料,都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而這體現到財報上,可能也會產生一些影響?
 
  CJQ:短期來看,我們在實踐中還會要求供應商做些改變,要求它們達到我們的開云標準,很多供應商可能最開始覺得成本會提高一點,但從長遠來看,它們也意識到這對長期穩定的發展是一種更好的模式,對商業發展本身是好的。

熱門  
東莞新聞  
國內新聞  

Copyright&copyDongguan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內容為東莞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
ICP證號:粵ICP備05041375
東莞日報社 設計維護 最佳分辨率:1024×768
买马平特肖是什么意思 3d绝杀六码公式 魔法师计划破解版 创富彩票专业版下载 好运来软件 今日最新娱乐 新疆时时计划 北京pk赛车人工1期计划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 单机斗地主 北京pk10破解网址